雁南飞

瑜昉/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是太太的帕管家和佩少爷! @L'apocalisse 真的太可爱了的设定!完美面具的帕总只在佩佩面前没了办法真的可爱疯了!——

【凹凸世界/佩帕】即便是大金毛也会有生气的那一天啊

是个点文 @桑桑桑桑桑桑biu
也可能是病房日常里的一个小片段



糟透了。帕洛斯悄悄嘀咕了一句,用连他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骂了句什么。

他好像有点高估佩利的怒气值了。“佩利是狗那到底应该是什么狗”这个问题他确实一直在纠结着,从发色看果然还是金毛无可挑剔,但是从性格看——

他大概是个成年的藏獒,心情好了怎么都行,心情不好——那还是乖乖等着被他咬死吧。

所以今天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来着——?他努力的平复了下心情重整了脑回路。没人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仔仔细细的把他所有的神态表情全部综合起来分析一下佩利现在为什么会生气,以及为什么会把帕洛斯的两个胳膊给按在墙上,呼吸着有形的气喷在他的脸上。

“冷静点蠢狗,”有用也无用的申请,“你亲爱的病友今天不大舒服——先让我去找护士做个日常检查怎么样?”哦至少我的笑容或许还会对他管用,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的这个想法简直苍白的像得了病的雷狮——病态怏怏没有战力。

“帕洛斯你今天绝对是他妈有毛病,”佩利的声音,带着些压抑沉闷,好吧,更多的是不爽和想打人。

“绝对是他妈找干吧你?!”

哦老天。

帕洛斯咽了口口水,他终于在没有外在压力条件下之外的情况想起来为什么他面前的大狗会这么生气。

似乎因为昨天犯过一次病又被打了针做了检查,昨晚还没有睡好,今天这个大狗狗一早醒来就像是他憋了二十一年的起床气终于爆发了一样,而自己却一直以为是平日跟他甩甩脸子的普通生活——他以为佩利的情绪只有好和被动地好这两类。

很明显我他妈想的是错的。他的嘴角不留痕迹的轻抽了半寸。

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么?......

他从早做过的事情........啊。

从一早趁佩利没起来在他肚子上画乌龟,早饭里偷走了他的两个肉包子,和平日一样毫无节制的调侃和嘲讽——好像没什么了吧。

没什么了.....吧?



他感觉到有点恐慌,自己今天可能会很惨。


“......可爱的狗狗,

咬的话,可不可以不要咬脸呢?......”








果然。


还是该死的大金毛比较适合他。帕洛斯揉了揉咬在自己
肩膀上的齿痕,咂了咂舌看看旁边睡着的佩利。


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我总感觉,有隐藏车。但是,实际上,没有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7)

就像那首歌一样,佩里在听过那句话后又愣了一会。


他问帕洛斯的那句话可能是除了他考试的时候背的标准范文外说的最文艺的一句话,他自己想了好久,大概那一时候的大脑是他有史以来转的最快的一次,要怎么问的标准还不能暴漏自己的疑惑,这是佩利最头疼的。


但是帕洛斯显然读懂了他的意思。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回应。


他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式告诉了佩利:我没病,只是我有不想回的地方,所以我宁愿待在这个全是疯子的地方。


和佩利的想法不应而和。


“切,”佩利不屑一般地哼哼,“扯什么文艺范,听不懂。”然后不知道他自己表现得有多心虚,转过去像是不满一样,转过身睡觉去了。


帕洛斯看了看他,把眼神留在他身上了大概能有十秒,才无奈样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去自顾自的休息了。


他知道佩利没有睡着只是装睡,因为他也一样。



第二天一整天几乎都没有见到帕洛斯,哪里也找不到他,不管是平时帕洛斯总去的医院角落还是什么地方,佩利就差把医院翻过来了也没有找到他,这让佩利非常不安。他首先担忧是不是自己的计划暴露了,二就是这个到现在自己一点底细都不清楚的人在安排些什么奇怪的事而且不让他知道。


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这个。


而是他自己的心思。


他似乎太重视帕洛斯了——不管是对他的行踪还是他的身世,从第一次感觉他有不对劲后就一直对他的好奇所导致的自己这么多的行为,关于他的心思。


佩利在哪里也找不到帕洛斯后烦躁的挠了挠头,往自己的房间走。


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帕洛斯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感觉——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到过他,即便是一个大学的,佩利也记得自己并没有这样的一个高年级的学长朋友,这样明显好记的长相,佩利脑袋再笨也不可能记不住。


可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甚至到现在调查了这么久他对帕洛斯也是表皮都没调查清楚,唯一和他有关系的小护士苏荷还被自己吓跑了。


有那么吓人么......?他有点气的撇撇嘴,倒回了床上,决定有事没事先睡一觉比什么都强。



他在梦里梦到了他的母亲和他爱笑又性格豪放的父亲,梦见一家三口一起出去野餐,父亲教他打拳陪他一起玩的样子。然后所有东西突然都不见了,身前身后,头顶脚下只剩一片黑色。


他在梦里感觉自己的脖子好痛好痛,像是有人在掐他,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然后梦碎了,他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才发现,脖子痛不是梦,确实有人在掐他,那个人的手骨节分明,佩利明显感觉到从脸颊流下去的汗珠,看见汗渍在掐着自己的那个人的手套上渲染开了一片印记。


他顺着那个人好看白净的小臂看上去,是白色的半袖连体衫,墨绿色的袖口和领口,完美的锁骨和下颚,紧抿的嘴唇,和一双像是能吞噬所有的黑洞般的眼睛,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仿佛马上就要把他吸入黑洞绞成碎片毫无痕迹。


是帕洛斯。



“你跟苏荷,说了什么?”



他试到脖子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些,仿佛马上就要将他置于死地。


不留一点机会给他。

























可能从明天开始就不是日更了,因为要上午上课下午补课晚上写作业......望原谅。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6)



佩利可以打赌这是他人生里第一回这样坚决且坚定的去做这么一件事。

佩利把脑袋躲在杂志后面,看着帕洛斯来回的进进出出。

今天第三次出去.....佩利在书后掰了掰手指头,看到帕洛斯的衣角又一次消失在了墙的后面。

算上今天,这是佩利从早到晚跟踪帕洛斯的行踪第四天了。

说实话帕洛斯叫他狗也没什么毛病,毕竟不是条专业的狗估计也干不出来认真追踪这件事。躲墙角藏箱子这类事情他这几天几乎天天在干,佩利觉得他再受点专业的训练他就真的是间谍了。

虽然他每天都在跟着帕洛斯,但是他并没有抓住什么他想要的把柄,反而还差点被帕洛斯发现。

既然出门抓抓不到他,那就躲在屋子里好了!

帕洛斯每天最多的时间就是躺在床上玩手机,一天到晚24个小时大概十个小时在那儿玩,如果不是知道两个人都成年了的话佩利真的怀疑他的眼睛会不会瞎。

他仔细一回想,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自从进入这家医院,就没有看见过帕洛斯喝药,更没有见过有医生过来给他做检查!

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一激灵,幸亏帕洛斯当时不在病房否则估计他又要露馅了。

“靠......”他暗暗低骂出声,手中的力道让床单都皱了几分。

他刚想下床去总台问个明白,身穿正装的一位护士走了进来。

佩利认得这个护士。她是第一天他来的时候安排他入住的人,而这两个月除了自己之外,唯一和帕洛斯有很多接触的就是她。

小护士长得很漂亮,银色的长发被扎成发髻挂在肩头,玫瑰色的双眼有摄人心魂的美,但是从面孔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估计比他还要小上几岁。每次她来的时候佩利都能看见她和帕洛斯小声地说些什么。

他听不见而已。

这会帕洛斯不在,似乎小护士有点着急,东张西望了一圈转身准备要离开。

佩利看了一眼她的身份标示。

苏荷。

“嘿医生,”佩利抬头勾唇轻笑,装一装帕洛斯平时那副撩妹的样子,看了眼苏荷,“我想请问一下,我的病友帕洛斯,他有什么病?”

小护士果然傻眼了,一下子惊慌失措,眼神也躲闪不及,抱紧了手中的诊断夹慌忙回应。

“抱,抱歉先生.....我,我不知道.....”说罢就转过身去,惊慌失措的走了。

嗤。佩利不屑地哼了声。

果然有问题啊。

如果不是有病的话,那么.......

他又一次皱紧了眉头。


帕洛斯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这是他难得这么长时间才回来的一次,他回病床上一躺,像是相当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帕洛斯。”

“嗯?怎么。”

        
 

佩利难得正经了起来,收起了平日嬉笑的语调,转过头去看那边床上的帕洛斯。他把腿蜷了起来,似乎很紧张又不得不开口。

帕洛斯转过来看他,满眼笑盈盈的意思。

他考虑再三,还是开口问了问他。

“你说啊......”
      

 

“如果一个鬼明明和人没有区别,为什么他不选择离开地狱呢?”

  

 他看到帕洛斯眼中的光亮变了,笑容凝滞在了嘴角。沉默半晌,他看到帕洛斯漂亮的眼眸别过去,又看向窗外,他本以为帕洛斯不会理会他这种奇怪问题的时候,他听到帕洛斯和平日完全不同的语调,明明还是嬉笑没有正经,却让他像胸口压了巨石一样沉重。

“因为啊........”
   

“他宁愿选择做鬼,也不想再做人了。”







有点短吧.......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5)

佩利过了好久才从那首歌里反应过来,等他终于能正视帕洛斯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城市中心的一家烧烤摊了。

雷狮最喜欢吃的就是烧烤,虽然卡米尔不止一次警告过雷狮多吃烧烤可能肚子里会长蠕虫。

“我多喝两瓶酒就是了,”当时雷狮这么回答,”毒死他们。“

卡米尔表示和雷狮真的没有道理可讲。

佩利举起大扎啤杯,和雷狮猛地撞了一下杯,有点点的啤酒从杯边淌下去,佩利拿回杯干了一大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气,雷狮正在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安迷修斗嘴,卡米尔在旁边安静地吃自己带来的蛋糕。佩利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帕洛斯,此时他正似乎饶有兴趣的把一根烤串捻在手里来回看,但是很明显的是他并不是在看烤串。

”干什么呢嗯?“佩利腾出一只手,在帕洛斯的眼前晃了晃。果不其然帕洛斯没在想事,瞳孔一紧像是惊讶,转过头来看佩利。

该死,又和他对上视线了。

佩利在心里是这么骂的,表面没说出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帕洛斯那双没底的眼眸,就像要沉进去了一样。

这种感觉,他已经快十五年没感受到了。

上一次他有这种感觉,是在看到母亲的最后一眼。母亲当时嘴角还挂着笑,眼睛却已经毫无神色了,她抬手摸了摸小佩利的头,告诉他:

”活下去。“

这明明不一样。佩利摇了摇头,把眼神从帕洛斯的瞳孔里拔了出来。

那是临死之人才会有的表情。

帕洛斯......并不是啊。

他本没想再说什么,但他看到帕洛斯微微阖上了右眼,左眉向上挑起,说了句:“没什么啊。”

他熟悉这个动作,帕洛斯每次在逗他把他弄生气之后从不说抱歉,通常就是用这样的眼神表示自己的歉意。

可是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和他道歉?

他又灌了一口酒,不知道是为了解馋还是为了让自己再醉一点,醉到不再去想关于帕洛斯的任何事。

两个月的时间,他相当的重视自己的这位病友,不只是因为两个人都住在这间医院里,他想。

但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他说不出来。

但接下来让他诧异的是,雷狮从和安迷修的斗嘴中居然腾出了空,拿起自己已经喝了半天的酒杯,举到帕洛斯面前。

“这么久没见了,不喝一杯么?”雷狮抿唇,勾起了嘴角,眼睛微眯,是对人相当的信任才有的微笑,他对卡米尔和安迷修就是这么笑的。

帕洛斯轻轻晃了晃头表示无奈,举起了他的酒杯碰上了雷狮的杯,停在了那里好一会才开口。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老大。”

说罢两人又把杯子用力撞了下,收回杯子喝了个痛快。

......卧槽。佩利用一副眼睛都快瞪出来的表情,看了眼雷狮又看了眼帕洛斯。

“你们俩居然他妈以前就认识啊!!!???”

雷狮抬眼 ,一脸疑惑地看着帕洛斯,“你没告诉他?”

反而是帕洛斯无奈地摊了摊肩膀,“我还以为他能猜出来了呢。”

卡米尔在旁边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俩对佩利的智商高估了。

佩利气的想骂人但这是他忍住了。

“看来这两个月的治疗效果不错,居然都不骂人了~”帕洛斯抬手摸了摸佩利的脑袋,然后收到了佩利的一个白眼。

几个人一直在烧烤摊喝到快十一点,说是吃饭,不过是几个好久没见面的好友絮絮叨叨的像女人一样什么事都唠唠嗑。

从几个人的聊天之中佩利才听明白了些什么,帕洛斯和自己一样在凹凸大学,原来也是跟着雷狮一起混,今年该上大三,但是几个月前帕洛斯住进了医院,再就没有回到学校。

......他当时得多有勇气跟大三物理系的学霸帕洛斯说自己是大二的牛逼杠把子。现在想想他恨不得一头撞死。

一群人吃到最后雷狮和安迷修都开始划拳喝酒了,卡米尔见这事况不太对,忙拉过来老板结了账带自己大哥走了。

再这么下去,这两个拆迁办的非把这里拆了不可。

雷狮并没有喝醉只是喝的气势高涨,佩利和帕洛斯一样,这两个人在雷狮和安迷修面前似乎并没有插话的机会。

“你不觉得他们像情侣吗?”帕洛斯偏了偏头问佩利。

“哈?!”佩利一惊,稍稍弯腰跟帕洛斯耳语。

“追老大的都排到隔壁学校了!?你是跟我说老大喜欢男人!?”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不从那么多好看的女生里面选一个处对象?”帕洛斯一脸阴笑,瞧了眼还在斗殴的安迷修和雷狮。

佩利不知所谓的大叹一口气,这个世道......

卡米尔开着车送帕洛斯和佩利回医院的时候,安迷修坐在副驾驶,雷狮和他们俩坐在后面,道上还在跟他们俩好顿扯皮,说什么你俩别趁着在一个病房就搞上了搞上了也没事给我个信就行.....

帕洛斯一脸纯良的微笑,说了句,老大你醉了闭会吧。

然后雷狮居然真的就安静地闭了会,这让佩利无比佩服帕洛斯的能力,无声地给他鼓了鼓掌。

到了医院的时候,帕洛斯在外面坐着,于是和另外几个人打了招呼后先下了车,佩利刚想下车的时候,雷狮有力的胳膊又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我去......怎么了老大?”他转过身来,偏头看着雷狮。

“........离帕洛斯远点。”雷狮的表情是他没见过的严肃,此时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尽力将声调往下压,看见帕洛斯确实走出去好远了,他才开口说下一句。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大概是酒喝多了,佩利躺在床上是怎么也睡不着,同样的还有帕洛斯,但是佩利在床上来回翻身,帕洛斯却始终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但是佩利知道他没睡着,没有什么具体原因,就是感觉。

于是他开口问帕洛斯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

“帕洛斯。”

“嗯?”对方果然没有睡着,但是没有翻身过来。

“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间医院?”

“.......因为得了病啊。”

“什么病。”佩利的语气难得严肃,开口问他。

“疯病。”

佩利没再说什么,他再迟钝,这么长时间,他大概也可以猜出个所以然了。

他大概,要想办法了解一下帕洛斯这个人的一切了。














其实这篇文还有女一来着下一节就出场,是原创人物!!!

【病房】现在可以公开的设定1.0

男一:佩利

年龄:21岁

所在:凹凸大学(现市精神病院)

年级:大二

星座:摩羯座

生日:1月7号

病房号:107

关于简介:从小和父母在贫民窟长大,后来父母因为贫穷和自然灾害死去,留下年纪尚小的佩利,后来被一位习武的师傅收养,凭着很好的身体素质出师,以体育专业考入重点大学——凹凸大学。因为从小非常独立加上因为贫穷被人欺负所以一副很爆的脾气,大概是因为心理压力过重多年得了暴躁症。刚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在道馆里装逼被雷狮好顿教训从此对雷狮是百依百顺说啥听啥,管雷狮叫大哥。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这人心地很好,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大男子主义。现和帕洛斯住在同一间病房里,原因不明。


男二号:帕洛斯

年龄:22岁

所在:原不明,现市精神病院

生日:10月31日

星座:天蝎座

关于简介:佩利的病友,现和佩利住在一间病房里,为人总是一脸嬉笑,目前来看愿意逗佩利,耍佩利,撩佩利,看不出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病症不明,住在这里的原因不明,身世不明,总之各种不明。


男三号:雷狮

年龄:23

所在:凹凸大学

年级:大四

生日:4月10日

星座:白羊座

关于简介:佩利的大哥,卡米尔的哥哥,凹凸大学有名的杠把子。看起来痞里痞气其实学习成绩非常好,雷家三少爷,大写的土豪和有钱,为人似乎很随意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也很认真,因为佩利管自己叫大哥因此对这个身边没有人照顾的小弟一直很负责。和同级的安迷修关系很好(虽然两个人总打架),对亲生弟弟卡米尔非常照顾,和帕洛斯的关系似乎非常奇怪。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4)

http://music.163.com/#/song?id=31460022配乐配乐,是帕总唱的歌。

        佩利知道,雷狮做的决定一般没人敢反抗,也没有需要反抗的地方,他乖乖把手机递到床的另一边给那张床上的帕洛斯看。

        “雷狮老大说的,晚上赏个脸吧。”说不上情愿还是不情愿,佩利的语气有点奇怪但还是带着相当尊敬的语气邀请了帕洛斯。比起佩利,似乎帕洛斯的兴奋度更高一些,饶有兴趣的把手端到下巴的位置,那条短信明明没有多长,帕洛斯却看了20秒的时间。

        “可以可以,”他向后倒了一下躺在了床上,“就当陪傻狗你了,去就去呗。”

        “.......感觉像你有理由不去一样,”佩利白了他一眼,“我们雷狮老大的邀请可是千金难求!”

  

        “喔,是吗,”帕洛斯翻身,“那我真是个有钱人啊~”

        佩利又白了他一眼。

  

   

        下午差不多三点多的时候,雷狮的电话就打到了佩利的手机里。雷狮难得换了套衣服,上身是修身的黑色T恤,下身是牛仔长裤,整个人显得相当苗条,他的身材本来就很好,这么一穿,走到哪里都会有小姑娘忍不住看他几眼,卡米尔也是让雷狮逼的换了身衣服,摘下了帽子,换了白色的衬衫和卡其色的五分裤,显得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雷狮的同学安迷修,白色衬衫,随便打的领带,加上稍稍松快的牛仔裤,这个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大四学生和雷狮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安迷修为人温和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和雷狮你打我一下我踹你一脚的,但是两个人不打不相识,现在关系相当的不错。

        佩利难得正经的穿了上衣却还是把衬衫的扣子解到了胸口的位置,雷狮说他这种穿衣方式特别像随时随地要耍流氓的阵势,松快的黑色运动裤没有显得臃肿反而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帕洛斯也换了件帽衫,收起了他最愿意穿的短袖短裤。

        这倒也不错,佩利在帕洛斯看不见的地方悄声笑笑。

        他那样的好身材,不知道要吸引多少小姑娘呢。

      .......我为什么要这么想。佩利扶额,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这两天吃药吃的少了。

       他们每次出来必去加上一定要第一个去的地方——KTV。

        一般这个时候佩利就只有先听后唱的份,卡米尔几乎不唱歌,属于坐在点歌台点歌的角色,安迷修有时候会唱一两首,但都会毫无疑问的最后被雷狮打断。

       这次雷狮在飙歌的时候,一曲结束,佩利本以为他一定会再唱一首,雷狮当时有汗渍从脸颊边流下,这次却出奇的没有继续,而是拿麦克风指了指坐在佩利旁边的帕洛斯,像是命令又像是请求地开了口。

        “唱一首。”

    

         佩利觉得自己的老大稍微有点不礼貌了,两个人好像并不熟悉吧,怎么一上来就这么强硬的让对方唱歌?

   

        他刚想跟帕洛斯说想拒绝就拒绝,帕洛斯却勾起了嘴角的笑,接上了雷狮的麦克风。

        “恭敬不如从命喽。”帕洛斯接过,顺势站到了屋子的中央.

        .......我靠。佩利的手停在了半空。

        你俩很熟吗??!!

        他看见帕洛斯走到卡米尔身边,弯下腰点了首歌。

       自伤无色。

        佩利好像是在哪儿听过这首歌,总之歌曲的音调很熟悉,帕洛斯还似乎很悠闲地晃了晃脑袋,歌曲开始的那一刻,眼神突然正经了起来,半阖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低首清唱。

       【 君のようなひとになりたいな
           想要成为像你那样的人】
     【「僕らしいひと」になりたいな
          想要成为活出自己的人】

       ......什么啊。佩利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歌词。

        这么悲伤的歌......

       【 望むならそうすりゃいいけどさ
           如果是这样希望也罢】
      【 でもそれってほんとにぼくなのかい
           但这样就是真实的自我吗】
     【 子供騙しな夢ひとつ
            像是骗小孩的天真梦想】

      帕洛斯的嗓音磁性又好听,流水一般顺畅的歌词此刻在佩利看来却是压抑得要命,通常这种时候他一定会在下面起个哄,如果是雷狮唱这么哀伤的歌他说不定他会在下面吹个口哨,因为他知道雷狮从来不是用哀伤表达自己情绪的人,但是面前的帕洛斯。

        他抬头,正好对上了对方的眼神。

      【  こんな僕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他一点都不了解不是么。

      【こんな僕が生きてるだけで
      仅是这样的我还活著这一件事】
    

       【 何万人のひとが悲しんで
     就会让几万的人感到悲伤】
   

      【 誰も僕を望まない
      不被任何人寄予期待】

      【 そんな世界だったらいいのにな
      如果是这样的世界就好了呐】

   ......为什么帕洛斯。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  こんな僕が消えちゃうだけで

     仅是这样的我消失了这一件事】

     【  何億人のひとが喜んで
       就能让几亿的人感到喜悦】

     【 誰も何も憎まないなら
      没有人会憎恶些什麼】

        【 そんなうれしいことはないな
        天底下不会有这样皆大欢喜的事】

      【 明日も僕は夢うつつ
     明天我依旧是半梦半醒】

     【  このまま僕は消えていいのに
      这样的我还是消失算了】

 

       ......

      后面的曲子,佩利再也没听进去,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雷狮,翘着二郎腿,像是在沉思一样看着正前方的帕洛斯。

       如果是别人的话,说不佩利会说他矫揉造作。

       而此刻佩利面前唱歌的,是帕洛斯,一个从一开始就让他移不开眼睛他却从来没有跟上他脚步的人。

      他配了解他吗?他这么问自己。

       他似乎隐约看到帕洛斯在一曲终了的时候眼角有闪烁的光,转过身来时,却只看到一片黑暗的眼眸。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3)

       
        “嘿佩利,你在来到这所医院前,在哪里?”  

        帕洛斯趴在床上,两腿无聊的上下蹬来蹬去,翻着佩利已经看了好多遍的雷狮给他的杂志。

        “之前?......我在上大学啊。”佩利翻了个身,转过来对上了帕洛斯的视线。

        “哇哦,我一直以为你只认识几个字而已没想到你居然上过大学。”

        “切瞧不起谁啊?!我在凹凸大学上大学,今年大二了都!”

        “......凹凸大学啊。”帕洛斯突然停下了手中翻书的动作,若有所思的咂咂舌。

        “我还想问问你呢,”佩利接话,“你原来是干嘛的啊帕洛斯?”

        “......想知道?”帕洛斯坐起身子,倚着床板又勾起了那双好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佩利看。佩利咽下了口口水,义正言辞的点了点头。

        “....可我就不告诉你⭐”帕洛斯笑了笑,明显是一副得逞了的胜利者姿态,朝佩利比了个剪刀手。

        “我靠帕洛斯你耍我?!”
       
        “没有哦,就是开个玩笑~”
       
        “略略略你才是没上过大学吧!?”
      
         “...蠢狗你说话可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哦”
      
          “哎我去我不是说了不许管我叫狗吗......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帕洛斯不许挠我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的生活,远比佩利想象的过得要好。
  
        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帕洛斯的缘故,佩利觉得自己这两个多月以来的生活过得还算充实。

        是的,两个月,每天都待在这间屋子里,有护士和大夫定时来查房,给他输液吃药,也会定期带他去做治疗,很明显的,佩利的病情已经好了很多,原来差不多两天一发病已经可以控制到一个星期都不发病了。

        但是刚刚来的时候也不排除会莫名其妙发病的可能,佩利自己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当时就想个杀戮狂魔一样,谁都制不住,加上他本来力气就大,几个男医护人员都治不住他。

        那个时候佩利第一次知道了帕洛斯的能耐。

        看起来很瘦的身板力气却大的惊人,把他从身后治住似乎不需要费他多大的力气,但是手段也相当的不温柔,佩利觉得自己的肉都要被他弄下来了——帕洛斯的力气没有他大但是确实很厉害,超乎想象的厉害。

        平时佩利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甚至帕洛斯都可以帮忙,那个时候通常都不需要叫医生,帕洛斯一个人就可以把佩利搞定。总的来说,帕洛斯在佩利眼里现在大概是一个稀有物种的存在。

        当然,不排除别的印象,比如毒舌不饶人,以及在嘴灵巧和智商上压了他一大头。按帕洛斯的话说,佩利每天一个鸡腿必不可少,还总愿意露小虎牙吓唬人,一头金毛还总放赖,这不就是大狗狗吗?

        佩利选手佩利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并且尝试反抗。

       反抗失败。然后这个【佩利狗】的名字好像就这么定下来了。

       似乎每天聊闲然后吵两句嘴最后两人都一起笑出声为结局的过程是两个人都必不可少的日常生活了,雷狮还会定期过来给他送吃的和玩的,还不用学习,这么来看,待在这里至少不用受罪,佩利这么想着。

        只是.......他翻了个身子继续想着。

        他对帕洛斯,似乎一点都不了解。

        长得好看,腹黑毒舌天蝎座,嘴毒欠打不饶人,油炸食品是最爱,他好像对他什么都不了解。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什么,佩利莫名其妙觉得心里不舒服。

       “嘿佩利,你是不是摩羯座来着?”

        “是啊,怎么了?”佩利回问。

        “哦,没事,”帕洛斯把书页翻了一篇,“我刚才看到的,天蝎最萌的时候是喜欢上小摩羯,我觉得有点扯。”

       天蝎?......小摩羯?.......

       我靠,帕洛斯不是天蝎座吗。

       佩利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虽然他不知道原因,转过去看帕洛斯那张好看的脸,他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热。

        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放在枕边的手机突然一颤,他拿起来看,发现是雷狮的短信。

      

        “你和你那个病友提前收拾一下,今晚我和卡米尔还有安迷修领你们出去吃。”
       

p1私设的摘下眼罩和头盔的蒙面夫妇。他俩太好了真的!————
p2凯幻凯。腹黑少女和呆萌潜力股暖男真的是超级配.......。
p3是个煤气厂的帕总。他超好。以及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狗狗。他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