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瑞金】沉溺于对你的喜欢和爱(2)

#沉溺于对你的喜欢和爱(2)
#瑞金
#各种糖,学生设定
#ooc算我的x
#私自给瑞金加了一岁,15就是看着不好看【喂!】

2.线——【你注定这一生都属于我】

        金和格瑞是发小。
        本身有些孤僻、和别人合不来的小格瑞,和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觉得对方是朋友的金,如果从性格上来看,这两个人是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去的。
        金有一个比他大很多岁的姐姐——秋,和格瑞的父母是旧相识。很多年以前,格瑞家出现了一场极大的变故,几乎破坏了他整个家庭甚至威胁到了他父母的生命,在临行前,他们将还不怎么懂事的小格瑞托付给了秋,从此再无音讯。
        【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很多邻家的小孩甚至会这样嘲笑格瑞,可是那个时候的格瑞,没有勇气#没有胆量去还嘴,眼睛发酸地躲在一旁默不作声。
        或者说,他几乎也就这么定义了自己。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格瑞他没有被抛弃!!他还有我们!!】
        只有一个人出来保护他。
        是小了他两岁的金。
        那个小小的身影逆着光,明明比自己矮了一些,此时却是无比坚实、强大的存在。
        没有安全感的格瑞,第一次真正的将父母以外的人,当做了自己重要的、想要保护的人。
        两个孩子一起长大,靠着秋的工资和格瑞父母留下的家产,不富裕却也很幸福地这样过了十多年的时间。如今,格瑞18岁高三,金16岁高一。
        格瑞从小就聪明伶俐,寡言少语,除了外交场面需要金来撑场子,他属于那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体育文艺学习打架【等等∑】样样精通,偏偏又是刻苦努力的勤奋学生,就算到了高三,到了每天都要考试讲题再考试再讲题的日子,他也稳稳地保持在年部前三,准确来说一直是万年老二。排名第一的是个越级上来的天才小孩,似乎一直很想和格瑞单独比试比试。每次金问他为什么不考个第一垮垮那小子的锐气,格瑞一般都一脸绝望。
        【小孩子惹不起,
        况且我学习又不是为了比试,不干。】

       金表示。不愧是我家格瑞,就是这么气定神闲若无其事!!!【用错词儿了金。】

        格瑞学习认真刻苦,考进了登格鲁市的重点高中——凹凸高中的重点班,这似乎对于他来说是特别正常的一点。但是对于平时靠抄考试靠蒙三短一长选最长,关键时刻脑子能好使些考出个奇迹来的金来说,似乎是可视而不可及的。
        可是那个时候格瑞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金铁了心要和自己考入一个高中。他依然记得金在听到他考入凹凸高中的重点班时,似乎憋了一肚子委屈的表情和带着满满孩子气的话语。
        【我一定会考进凹凸高中的!——格瑞你一定要等我!】
        【.......好,我等你。】于是他这样说,拍了拍金的肩膀。
        两年之后,格瑞如期在学校的正门口等到了来报到的金,出于自己在学校里比较有名的地位,直接靠脸替金省略了好多繁琐的过程。
        他当然知道金考进来有多么不易——习惯于每天找他玩的金,到了初三的时候像完全忘了这件事一样,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不会的题拿来问自己,然后就继续去做题,平时玩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你看格瑞!我做到了!——】
        【知道了,笨蛋,你很吵。】
      
         为什么,他要和自己到一个学校来呢?刚刚考上高中的格瑞这样想,即便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大概是因为,他是个笨蛋。格瑞不知道自己已经无意识中红了脸颊,只是因为想到了金。
        黑板上讲着他高一就自学过的内容——熟的已经恶心了。他干脆转过头去,利用自己坐在窗边的优势向操场上看,就是发发呆而已,他这么想着。
        怎么可能呢。
        格瑞早就把金他们班级的课程表背的滚瓜烂熟,虽然金入学还不到半年。
        这节课是他们的体育课。
        远远的就能看到金那头闪耀的金发——他在和刚刚结识不久的同班同学紫堂幻和埃比踢足球,汗渍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融上金的笑容,格瑞有一瞬间看失了神。
        因为金刚刚抬了一下头,和格瑞看他的视线正好相对。
        金知道格瑞的班级在哪儿,也知道格瑞的位子在哪儿。
        可是偏偏那么巧,明明两个人之间隔了一个楼高的正弦距离。
        我看你的时候,你也在看我。
        两个人的脸颊瞬间变得红热,格瑞扭过头去看黑板,明明熟的要死的题目他却一下子全都不会做了;金转了个弯想射门,然后就在完全不滑的操场上滑倒摔了个狗啃泥。
        两人小指上的红线,或许从来都是连在一起的。
        手指轻勾,勾入心扉;手掌轻探,深不见底。
        而他们的故事,不过是两个情感笨蛋遇见了之后,正常的【智商降低恋爱反应】而已吧。

后续还有很多,大概【烟】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