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13)


佩利一瞬间很想抱抱他,虽然他不知道他哪来的那股勇气。帕洛斯背对着他,他走上前,张开双臂,环上了帕洛斯的身子。


白色的衬衫下是薄薄的皮层包裹着细瘦的骨骼,佩利想到的是是不是这么多年的经历把帕洛斯打磨的全身是刺,接触他的人就会被碰的遍体鳞伤,自己的结果是不是也会这样,他不知道,但是现在,只有他在帕洛斯身边,只有他愿意被帕洛斯扎伤而心无悔意。


他想他可以回答自己当时被帕洛斯表白之后自己的疑惑了,为什么他那么在意帕洛斯,为什么他想要了解他的一切。



他喜欢帕洛斯。

那么那么喜欢。



那点奇怪的自尊心让他没把心里的话说出口,他的鼻息打在帕洛斯头顶像是一阵风吹过,他的双臂环在他的脖子上,不自觉地收紧了臂弯。


这么瘦弱,怎么禁得住那么多那么多的难过呢。


他虽然曾经也很辛苦,常常吃不上饭饿的头晕眼花,但是帕洛斯的经历,和拿刀在他身上刮有什么区别。


他把头低下些搁在了帕洛斯的头顶,帕洛斯比他矮不是一点点,但是并没有显得他很娇小,大概是因为佩利了解了他的经历。


可是他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了雷狮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了那句话,他惊讶的连忙晃了晃脑袋,这句话不是第一次在他脑海里出现了,像是隐隐扎根在他脑海里的话,总是在得到特定养分的时候猛然发芽,侵入他的大脑然后又进入身体的各个角落,他快疯了。


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自己面前,那还需要多想?他收紧了手臂,歪头看了看帕洛斯。


帕洛斯这会的反应比他想象的平淡的多,安安静静的待在佩利宽大的怀抱里没有声色,过了好一会才抬手握上佩利的手臂,细长的手指划过佩利手臂上的肌肉,蹭的佩利有点痒。


像佩利这样的笨蛋,根本就不需要他说得多直白来解释自己的意思,一读便懂。他的胸口在帕洛斯肩膀处的位置,狂躁的心跳在帕洛斯听来意外的让他觉得安心。这份心意他不需要佩利说的多么惊天动地,这样的一个怀抱就足够让他温暖上许久许久。


 他总是习惯于在别人面前伪装上最好的面具,但是大概是佩利太傻了也有可能,他怎么也没办法再把面具戴到自己脸上了。


一个人可以这么温暖,可以这么让人想为他放弃一切,即便他曾经踏着一路荆棘,即便他当时以为自己没有未来没有所谓的光明。


然后啊,他遇到了佩利。他眯起眼睛笑着,嘴角的笑容无比的自然。












*其实是我想不出来情节了不知道应该怎么衔接,先发个特别短的,糖吧.....。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