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11)

“所以说啊,”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佩利不满的踢走了脚边的碎石子,滚动两圈后吧嗒吧嗒的停在了帕洛斯的脚边,然后又被眼神还在看着别的地方的帕洛斯一脚踢飞。


这石子儿真惨,佩利被自己不知名的奇妙笑点逗笑了不禁笑出了声,四处环视了一圈后大踏步向前走了几步跟上了帕洛斯。帕洛斯正和自己的手机眉目传情,紧紧地盯着电话,那副好看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还没听帕洛斯说什么,就看到帕洛斯拿起电话看了看,拽着他就跑出了医院,在门口打了个车就一路来到了这里,虽然一道上佩利一直在问“我们去哪儿啊我们去哪儿啊我们去哪儿啊”但是帕洛斯要不就是不回复,要不就是一边在手机键盘上打字跟佩利神秘的扯了一句“等下你就知道了。”


这个地方,很是荒凉。



到处是断壁残垣的建筑和碎成一地的瓦砾,杂草已经快要长过了庄稼的高度,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凭着天生良好的嗅觉,佩利甚至闻到了空气中已经散去很久了但仍有遗留的血腥味,墙壁上写着看不清的文字,全都是拿红色喷漆印上去的。有几只乌鸦不时从这里飞过,却也因为它的荒凉没有任何停脚的意思。


太熟悉太熟悉了,佩利咂咂舌,又四周看了遍这个地方。他甚至和这里的气息不相排斥,明明这个满是荒凉的地方看起来就很让人厌恶。


他却出乎意外的没法讨厌起这个地方。


他看了看走在他前面的帕洛斯。从刚才来到这里开始,帕洛斯就一直背对着他,看不到表情听不到声音,只知道他一直在低着头摆弄电话,时不时抬头看一看这个地方就又把头低下去。


不知道出于没事做还是什么,他快步跟了上去,走到了帕洛斯旁边。


“喂帕洛斯你到底在干什——”


他的视线转移到了帕洛斯的手机屏幕上,但是声音却戛然而止。


屏幕显示帕洛斯在和一个叫维特老爷的人互通消息,但是他们聊天的界面上此时正显示着一张对比的照片,照片中间有醒目的一行字。



贫民窟11区。



佩利的口型瞬间凝固在了什的字眼上,愣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这倒是让帕洛斯把视线从手机上拔了出来。


“......怎么了?”他低声向佩利问道。


“......11区?”佩利似笑非笑的,嗓子里憋出了一股不属于他的声音,“这个地方?”


他再次抬头,眼中却没了刚刚的疑惑和嫌弃。


而是像这个地方一样的遍地荒凉。




他不记得自己被师傅带出这个地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只知道他在母亲死了之后因为过于饥饿而开始吃母亲的尸体,撕烂了母亲腹部的软肉,又咬烂了她的脸。他的父亲早就在母亲死之前就被人四分五裂的肢解了。他记得母亲的血的味道,在经历了快半个月的没有正常食物的饥饿后,她的肉吃起来也像是在嚼面粉,真的难吃的要命。


一脸懵懂的抬头看向自己未来的师傅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的后果可能就是像母亲一样,惨死在这里,最终随着自然的分解一步步成为这个世界组成的一部分。


但是他被他的师傅带出了这里,他结束了这个被别人无声地掌控的命运。但是他现在又回到了这里,这个过了快十五年,他已经几乎忘记了当时的残酷的地方。


“真是他妈的冤家路窄,”佩利懊恼的挠了挠头,那些回忆在他脑子里像是针扎的一样疼得让他发疯甚至要犯病,仔细地看了眼帕洛斯手机上的图片,他又不自觉的嗤笑出声。


“你他妈带我来这儿到底要干什么?”帕洛斯觉得佩利可能要恼了,但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语气。


“冷静一下蠢狗,我是来这里调查的。”帕洛斯收起了手机,转头看向佩利。


“这个贫民窟的三百多位居民在十四年前,十天之内全部死亡,传言中他们是因为某种疾病,”帕洛斯看了眼巷子的最深处,蹩了眉头,“但是警方却没有将这里隔离,也没有任何医护人员过来,我就来这里调查一下。”



“我可去他妈的疾病吧。”佩利这一句话吼得很大声,又不满的啐了一口,这让帕洛斯有些惊讶。


“这里的人们死亡,全都是因为没有食物导致饥饿而死的。”


他的声音骤降,却掩盖不了他刻意想要掩盖的落寞和绝望。


而帕洛斯像是早就知道一样并没有多大反应,过了好一会才突然低笑出声。


“你应该恨我的,佩利。”



“十四年前一位富商借着在政府的势力,把政府发给这里的一大笔全年救济金全部归入自己囊中,导致这里的人们快一年的时间没有生活来源而几乎全部饿死。”


“那位富商,是我的生父。”帕洛斯勾起嘴角。


“你是唯一的幸存者,佩利。”







开始进入家庭伦理剧情节了。smoking

评论(1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