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佩帕】即便是大金毛也会有生气的那一天啊

是个点文 @桑桑桑桑桑桑biu
也可能是病房日常里的一个小片段



糟透了。帕洛斯悄悄嘀咕了一句,用连他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骂了句什么。

他好像有点高估佩利的怒气值了。“佩利是狗那到底应该是什么狗”这个问题他确实一直在纠结着,从发色看果然还是金毛无可挑剔,但是从性格看——

他大概是个成年的藏獒,心情好了怎么都行,心情不好——那还是乖乖等着被他咬死吧。

所以今天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来着——?他努力的平复了下心情重整了脑回路。没人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仔仔细细的把他所有的神态表情全部综合起来分析一下佩利现在为什么会生气,以及为什么会把帕洛斯的两个胳膊给按在墙上,呼吸着有形的气喷在他的脸上。

“冷静点蠢狗,”有用也无用的申请,“你亲爱的病友今天不大舒服——先让我去找护士做个日常检查怎么样?”哦至少我的笑容或许还会对他管用,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的这个想法简直苍白的像得了病的雷狮——病态怏怏没有战力。

“帕洛斯你今天绝对是他妈有毛病,”佩利的声音,带着些压抑沉闷,好吧,更多的是不爽和想打人。

“绝对是他妈找干吧你?!”

哦老天。

帕洛斯咽了口口水,他终于在没有外在压力条件下之外的情况想起来为什么他面前的大狗会这么生气。

似乎因为昨天犯过一次病又被打了针做了检查,昨晚还没有睡好,今天这个大狗狗一早醒来就像是他憋了二十一年的起床气终于爆发了一样,而自己却一直以为是平日跟他甩甩脸子的普通生活——他以为佩利的情绪只有好和被动地好这两类。

很明显我他妈想的是错的。他的嘴角不留痕迹的轻抽了半寸。

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么?......

他从早做过的事情........啊。

从一早趁佩利没起来在他肚子上画乌龟,早饭里偷走了他的两个肉包子,和平日一样毫无节制的调侃和嘲讽——好像没什么了吧。

没什么了.....吧?



他感觉到有点恐慌,自己今天可能会很惨。


“......可爱的狗狗,

咬的话,可不可以不要咬脸呢?......”








果然。


还是该死的大金毛比较适合他。帕洛斯揉了揉咬在自己
肩膀上的齿痕,咂了咂舌看看旁边睡着的佩利。


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我总感觉,有隐藏车。但是,实际上,没有

评论(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