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飞

瑜昉/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8)

“啊呃......”佩利是想解释的,不管他有没有理,起码他会趁着自己的舌头没有被弄掉的时候扯点什么自己能说出口的骂他两句,但是这个时候他被掐着的是咽喉,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帕洛斯的力道他是知道的,除非他是逗自己玩否则他的力道并不是说挣开就能挣开的。


而且很明显——帕洛斯生气了。


修罗或者是阎王——这是佩利能想到的帕洛斯此时的样子,确实如此,帕洛斯的手指力度甚至还在一点点加大,手背上的青筋越来越明显,再这样下去大概佩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不行。


佩利感觉自己眼中的视线已经有点模糊了,他再不做些什么,他估计就真的抱着怨恨这么了结在这儿了。于是他努力的抬起了手,眯起一只眼睛缓解疼痛和难受的感觉,用手艰难地指了指帕洛斯的时候。


帕洛斯你他妈快把老子掐死了。帕洛斯在佩利的眼神中看到了这样的想法,他从一开始就是冷静的,但是佩利再不做些什么,他也许真的会就这么下去。帕洛斯一点一点放了手,佩利的脖子上留下了像沟壑一样的一道道的红印。


然后佩利就猛地抓住床板,像要把胆汁咳出来一样剧烈的咳嗽。


妈的,太疼了。佩利抬手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咳得感觉眼角都在发颤。他好久没有这种离死神这么近的感觉了,而刚在不到一分钟前,这位死神就站在自己旁边。


“说吧,”帕洛斯用佩利从没听过的冷漠语气开口,“不说一个好的理由,我就趁你还没缓过来的时候真的给你一个痛快。”



佩利难得的沉默,没有出声。


他知道帕洛斯或许真的会那么做,但是这一分钟,他不相信帕洛斯不会等,即便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他就真的等到他缓得差不多了才逐渐开口。


“呵,怎么,打扰你谈恋爱了?”他斜眼以下至上地看着帕洛斯,像是不屑也是嘲讽。


“和你无关吧蠢狗。”帕洛斯冷笑了生回应。


“她确实和我无关,”佩利顿了顿,“不过我觉得,你和我有关?”


“哦?”帕洛斯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一般,饶有兴趣的低下了头。


“你是我这快三个月来的病友,至少我们相识这么久,我问问你的日常行程也没错吧。

   不错,我确实和她说了,我问她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她不告诉我,我很怀疑。

 你都不跟我说,那我只能自己问,老子没那个勇气去得罪你,所以也不直接问你。

老子做人就是这么耿直,你不说那我也没辙,但是这个时候你来威胁我算是什么?!你他妈心虚吗帕洛斯!?

那不是你对象?那你天天找人小姑娘不耽误她找对象?

总而言之帕洛斯,你的事,老子管定了!“



佩利不知道自己拿来的这么一口气说完了全部的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勇气说出这么一番话,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的时候,他的手紧紧地按着床板,床单都快被他揉碎了。大喘气几下后佩利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吼了帕洛斯。


同样惊讶的还有帕洛斯本人。


他怔了三秒钟后突然轻笑出声,不是苦笑也不是嘲笑。


那种笑,很温柔。


他突然翻了个身到床上坐好,打量了下佩利。


”我小瞧你了,笨狗狗。“他的声音放的很轻,在佩利听来是格外的温柔。


”佩利,“帕洛斯突然开口。”你知道吗,“



我们在以前,就认识了。“帕洛斯转过头来,满眼的笑意。





=============================================

从明天开始日更要取消了因为我每天一整天的课晚上还要写作业,不定期更新。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