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7)

就像那首歌一样,佩里在听过那句话后又愣了一会。


他问帕洛斯的那句话可能是除了他考试的时候背的标准范文外说的最文艺的一句话,他自己想了好久,大概那一时候的大脑是他有史以来转的最快的一次,要怎么问的标准还不能暴漏自己的疑惑,这是佩利最头疼的。


但是帕洛斯显然读懂了他的意思。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回应。


他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式告诉了佩利:我没病,只是我有不想回的地方,所以我宁愿待在这个全是疯子的地方。


和佩利的想法不应而和。


“切,”佩利不屑一般地哼哼,“扯什么文艺范,听不懂。”然后不知道他自己表现得有多心虚,转过去像是不满一样,转过身睡觉去了。


帕洛斯看了看他,把眼神留在他身上了大概能有十秒,才无奈样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去自顾自的休息了。


他知道佩利没有睡着只是装睡,因为他也一样。



第二天一整天几乎都没有见到帕洛斯,哪里也找不到他,不管是平时帕洛斯总去的医院角落还是什么地方,佩利就差把医院翻过来了也没有找到他,这让佩利非常不安。他首先担忧是不是自己的计划暴露了,二就是这个到现在自己一点底细都不清楚的人在安排些什么奇怪的事而且不让他知道。


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这个。


而是他自己的心思。


他似乎太重视帕洛斯了——不管是对他的行踪还是他的身世,从第一次感觉他有不对劲后就一直对他的好奇所导致的自己这么多的行为,关于他的心思。


佩利在哪里也找不到帕洛斯后烦躁的挠了挠头,往自己的房间走。


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帕洛斯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感觉——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到过他,即便是一个大学的,佩利也记得自己并没有这样的一个高年级的学长朋友,这样明显好记的长相,佩利脑袋再笨也不可能记不住。


可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甚至到现在调查了这么久他对帕洛斯也是表皮都没调查清楚,唯一和他有关系的小护士苏荷还被自己吓跑了。


有那么吓人么......?他有点气的撇撇嘴,倒回了床上,决定有事没事先睡一觉比什么都强。



他在梦里梦到了他的母亲和他爱笑又性格豪放的父亲,梦见一家三口一起出去野餐,父亲教他打拳陪他一起玩的样子。然后所有东西突然都不见了,身前身后,头顶脚下只剩一片黑色。


他在梦里感觉自己的脖子好痛好痛,像是有人在掐他,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然后梦碎了,他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才发现,脖子痛不是梦,确实有人在掐他,那个人的手骨节分明,佩利明显感觉到从脸颊流下去的汗珠,看见汗渍在掐着自己的那个人的手套上渲染开了一片印记。


他顺着那个人好看白净的小臂看上去,是白色的半袖连体衫,墨绿色的袖口和领口,完美的锁骨和下颚,紧抿的嘴唇,和一双像是能吞噬所有的黑洞般的眼睛,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仿佛马上就要把他吸入黑洞绞成碎片毫无痕迹。


是帕洛斯。



“你跟苏荷,说了什么?”



他试到脖子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些,仿佛马上就要将他置于死地。


不留一点机会给他。

























可能从明天开始就不是日更了,因为要上午上课下午补课晚上写作业......望原谅。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