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飞

瑜昉/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6)



佩利可以打赌这是他人生里第一回这样坚决且坚定的去做这么一件事。

佩利把脑袋躲在杂志后面,看着帕洛斯来回的进进出出。

今天第三次出去.....佩利在书后掰了掰手指头,看到帕洛斯的衣角又一次消失在了墙的后面。

算上今天,这是佩利从早到晚跟踪帕洛斯的行踪第四天了。

说实话帕洛斯叫他狗也没什么毛病,毕竟不是条专业的狗估计也干不出来认真追踪这件事。躲墙角藏箱子这类事情他这几天几乎天天在干,佩利觉得他再受点专业的训练他就真的是间谍了。

虽然他每天都在跟着帕洛斯,但是他并没有抓住什么他想要的把柄,反而还差点被帕洛斯发现。

既然出门抓抓不到他,那就躲在屋子里好了!

帕洛斯每天最多的时间就是躺在床上玩手机,一天到晚24个小时大概十个小时在那儿玩,如果不是知道两个人都成年了的话佩利真的怀疑他的眼睛会不会瞎。

他仔细一回想,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自从进入这家医院,就没有看见过帕洛斯喝药,更没有见过有医生过来给他做检查!

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一激灵,幸亏帕洛斯当时不在病房否则估计他又要露馅了。

“靠......”他暗暗低骂出声,手中的力道让床单都皱了几分。

他刚想下床去总台问个明白,身穿正装的一位护士走了进来。

佩利认得这个护士。她是第一天他来的时候安排他入住的人,而这两个月除了自己之外,唯一和帕洛斯有很多接触的就是她。

小护士长得很漂亮,银色的长发被扎成发髻挂在肩头,玫瑰色的双眼有摄人心魂的美,但是从面孔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估计比他还要小上几岁。每次她来的时候佩利都能看见她和帕洛斯小声地说些什么。

他听不见而已。

这会帕洛斯不在,似乎小护士有点着急,东张西望了一圈转身准备要离开。

佩利看了一眼她的身份标示。

苏荷。

“嘿医生,”佩利抬头勾唇轻笑,装一装帕洛斯平时那副撩妹的样子,看了眼苏荷,“我想请问一下,我的病友帕洛斯,他有什么病?”

小护士果然傻眼了,一下子惊慌失措,眼神也躲闪不及,抱紧了手中的诊断夹慌忙回应。

“抱,抱歉先生.....我,我不知道.....”说罢就转过身去,惊慌失措的走了。

嗤。佩利不屑地哼了声。

果然有问题啊。

如果不是有病的话,那么.......

他又一次皱紧了眉头。


帕洛斯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这是他难得这么长时间才回来的一次,他回病床上一躺,像是相当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帕洛斯。”

“嗯?怎么。”

        
 

佩利难得正经了起来,收起了平日嬉笑的语调,转过头去看那边床上的帕洛斯。他把腿蜷了起来,似乎很紧张又不得不开口。

帕洛斯转过来看他,满眼笑盈盈的意思。

他考虑再三,还是开口问了问他。

“你说啊......”
      

 

“如果一个鬼明明和人没有区别,为什么他不选择离开地狱呢?”

  

 他看到帕洛斯眼中的光亮变了,笑容凝滞在了嘴角。沉默半晌,他看到帕洛斯漂亮的眼眸别过去,又看向窗外,他本以为帕洛斯不会理会他这种奇怪问题的时候,他听到帕洛斯和平日完全不同的语调,明明还是嬉笑没有正经,却让他像胸口压了巨石一样沉重。

“因为啊........”
   

“他宁愿选择做鬼,也不想再做人了。”







有点短吧.......

评论(1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