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飞

瑜昉/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5)

佩利过了好久才从那首歌里反应过来,等他终于能正视帕洛斯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城市中心的一家烧烤摊了。

雷狮最喜欢吃的就是烧烤,虽然卡米尔不止一次警告过雷狮多吃烧烤可能肚子里会长蠕虫。

“我多喝两瓶酒就是了,”当时雷狮这么回答,”毒死他们。“

卡米尔表示和雷狮真的没有道理可讲。

佩利举起大扎啤杯,和雷狮猛地撞了一下杯,有点点的啤酒从杯边淌下去,佩利拿回杯干了一大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气,雷狮正在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安迷修斗嘴,卡米尔在旁边安静地吃自己带来的蛋糕。佩利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帕洛斯,此时他正似乎饶有兴趣的把一根烤串捻在手里来回看,但是很明显的是他并不是在看烤串。

”干什么呢嗯?“佩利腾出一只手,在帕洛斯的眼前晃了晃。果不其然帕洛斯没在想事,瞳孔一紧像是惊讶,转过头来看佩利。

该死,又和他对上视线了。

佩利在心里是这么骂的,表面没说出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帕洛斯那双没底的眼眸,就像要沉进去了一样。

这种感觉,他已经快十五年没感受到了。

上一次他有这种感觉,是在看到母亲的最后一眼。母亲当时嘴角还挂着笑,眼睛却已经毫无神色了,她抬手摸了摸小佩利的头,告诉他:

”活下去。“

这明明不一样。佩利摇了摇头,把眼神从帕洛斯的瞳孔里拔了出来。

那是临死之人才会有的表情。

帕洛斯......并不是啊。

他本没想再说什么,但他看到帕洛斯微微阖上了右眼,左眉向上挑起,说了句:“没什么啊。”

他熟悉这个动作,帕洛斯每次在逗他把他弄生气之后从不说抱歉,通常就是用这样的眼神表示自己的歉意。

可是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和他道歉?

他又灌了一口酒,不知道是为了解馋还是为了让自己再醉一点,醉到不再去想关于帕洛斯的任何事。

两个月的时间,他相当的重视自己的这位病友,不只是因为两个人都住在这间医院里,他想。

但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他说不出来。

但接下来让他诧异的是,雷狮从和安迷修的斗嘴中居然腾出了空,拿起自己已经喝了半天的酒杯,举到帕洛斯面前。

“这么久没见了,不喝一杯么?”雷狮抿唇,勾起了嘴角,眼睛微眯,是对人相当的信任才有的微笑,他对卡米尔和安迷修就是这么笑的。

帕洛斯轻轻晃了晃头表示无奈,举起了他的酒杯碰上了雷狮的杯,停在了那里好一会才开口。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老大。”

说罢两人又把杯子用力撞了下,收回杯子喝了个痛快。

......卧槽。佩利用一副眼睛都快瞪出来的表情,看了眼雷狮又看了眼帕洛斯。

“你们俩居然他妈以前就认识啊!!!???”

雷狮抬眼 ,一脸疑惑地看着帕洛斯,“你没告诉他?”

反而是帕洛斯无奈地摊了摊肩膀,“我还以为他能猜出来了呢。”

卡米尔在旁边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俩对佩利的智商高估了。

佩利气的想骂人但这是他忍住了。

“看来这两个月的治疗效果不错,居然都不骂人了~”帕洛斯抬手摸了摸佩利的脑袋,然后收到了佩利的一个白眼。

几个人一直在烧烤摊喝到快十一点,说是吃饭,不过是几个好久没见面的好友絮絮叨叨的像女人一样什么事都唠唠嗑。

从几个人的聊天之中佩利才听明白了些什么,帕洛斯和自己一样在凹凸大学,原来也是跟着雷狮一起混,今年该上大三,但是几个月前帕洛斯住进了医院,再就没有回到学校。

......他当时得多有勇气跟大三物理系的学霸帕洛斯说自己是大二的牛逼杠把子。现在想想他恨不得一头撞死。

一群人吃到最后雷狮和安迷修都开始划拳喝酒了,卡米尔见这事况不太对,忙拉过来老板结了账带自己大哥走了。

再这么下去,这两个拆迁办的非把这里拆了不可。

雷狮并没有喝醉只是喝的气势高涨,佩利和帕洛斯一样,这两个人在雷狮和安迷修面前似乎并没有插话的机会。

“你不觉得他们像情侣吗?”帕洛斯偏了偏头问佩利。

“哈?!”佩利一惊,稍稍弯腰跟帕洛斯耳语。

“追老大的都排到隔壁学校了!?你是跟我说老大喜欢男人!?”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不从那么多好看的女生里面选一个处对象?”帕洛斯一脸阴笑,瞧了眼还在斗殴的安迷修和雷狮。

佩利不知所谓的大叹一口气,这个世道......

卡米尔开着车送帕洛斯和佩利回医院的时候,安迷修坐在副驾驶,雷狮和他们俩坐在后面,道上还在跟他们俩好顿扯皮,说什么你俩别趁着在一个病房就搞上了搞上了也没事给我个信就行.....

帕洛斯一脸纯良的微笑,说了句,老大你醉了闭会吧。

然后雷狮居然真的就安静地闭了会,这让佩利无比佩服帕洛斯的能力,无声地给他鼓了鼓掌。

到了医院的时候,帕洛斯在外面坐着,于是和另外几个人打了招呼后先下了车,佩利刚想下车的时候,雷狮有力的胳膊又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我去......怎么了老大?”他转过身来,偏头看着雷狮。

“........离帕洛斯远点。”雷狮的表情是他没见过的严肃,此时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尽力将声调往下压,看见帕洛斯确实走出去好远了,他才开口说下一句。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大概是酒喝多了,佩利躺在床上是怎么也睡不着,同样的还有帕洛斯,但是佩利在床上来回翻身,帕洛斯却始终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但是佩利知道他没睡着,没有什么具体原因,就是感觉。

于是他开口问帕洛斯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

“帕洛斯。”

“嗯?”对方果然没有睡着,但是没有翻身过来。

“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间医院?”

“.......因为得了病啊。”

“什么病。”佩利的语气难得严肃,开口问他。

“疯病。”

佩利没再说什么,他再迟钝,这么长时间,他大概也可以猜出个所以然了。

他大概,要想办法了解一下帕洛斯这个人的一切了。














其实这篇文还有女一来着下一节就出场,是原创人物!!!

评论(1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