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4)

http://music.163.com/#/song?id=31460022配乐配乐,是帕总唱的歌。

        佩利知道,雷狮做的决定一般没人敢反抗,也没有需要反抗的地方,他乖乖把手机递到床的另一边给那张床上的帕洛斯看。

        “雷狮老大说的,晚上赏个脸吧。”说不上情愿还是不情愿,佩利的语气有点奇怪但还是带着相当尊敬的语气邀请了帕洛斯。比起佩利,似乎帕洛斯的兴奋度更高一些,饶有兴趣的把手端到下巴的位置,那条短信明明没有多长,帕洛斯却看了20秒的时间。

        “可以可以,”他向后倒了一下躺在了床上,“就当陪傻狗你了,去就去呗。”

        “.......感觉像你有理由不去一样,”佩利白了他一眼,“我们雷狮老大的邀请可是千金难求!”

  

        “喔,是吗,”帕洛斯翻身,“那我真是个有钱人啊~”

        佩利又白了他一眼。

  

   

        下午差不多三点多的时候,雷狮的电话就打到了佩利的手机里。雷狮难得换了套衣服,上身是修身的黑色T恤,下身是牛仔长裤,整个人显得相当苗条,他的身材本来就很好,这么一穿,走到哪里都会有小姑娘忍不住看他几眼,卡米尔也是让雷狮逼的换了身衣服,摘下了帽子,换了白色的衬衫和卡其色的五分裤,显得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雷狮的同学安迷修,白色衬衫,随便打的领带,加上稍稍松快的牛仔裤,这个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大四学生和雷狮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安迷修为人温和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和雷狮你打我一下我踹你一脚的,但是两个人不打不相识,现在关系相当的不错。

        佩利难得正经的穿了上衣却还是把衬衫的扣子解到了胸口的位置,雷狮说他这种穿衣方式特别像随时随地要耍流氓的阵势,松快的黑色运动裤没有显得臃肿反而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帕洛斯也换了件帽衫,收起了他最愿意穿的短袖短裤。

        这倒也不错,佩利在帕洛斯看不见的地方悄声笑笑。

        他那样的好身材,不知道要吸引多少小姑娘呢。

      .......我为什么要这么想。佩利扶额,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这两天吃药吃的少了。

       他们每次出来必去加上一定要第一个去的地方——KTV。

        一般这个时候佩利就只有先听后唱的份,卡米尔几乎不唱歌,属于坐在点歌台点歌的角色,安迷修有时候会唱一两首,但都会毫无疑问的最后被雷狮打断。

       这次雷狮在飙歌的时候,一曲结束,佩利本以为他一定会再唱一首,雷狮当时有汗渍从脸颊边流下,这次却出奇的没有继续,而是拿麦克风指了指坐在佩利旁边的帕洛斯,像是命令又像是请求地开了口。

        “唱一首。”

    

         佩利觉得自己的老大稍微有点不礼貌了,两个人好像并不熟悉吧,怎么一上来就这么强硬的让对方唱歌?

   

        他刚想跟帕洛斯说想拒绝就拒绝,帕洛斯却勾起了嘴角的笑,接上了雷狮的麦克风。

        “恭敬不如从命喽。”帕洛斯接过,顺势站到了屋子的中央.

        .......我靠。佩利的手停在了半空。

        你俩很熟吗??!!

        他看见帕洛斯走到卡米尔身边,弯下腰点了首歌。

       自伤无色。

        佩利好像是在哪儿听过这首歌,总之歌曲的音调很熟悉,帕洛斯还似乎很悠闲地晃了晃脑袋,歌曲开始的那一刻,眼神突然正经了起来,半阖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低首清唱。

       【 君のようなひとになりたいな
           想要成为像你那样的人】
     【「僕らしいひと」になりたいな
          想要成为活出自己的人】

       ......什么啊。佩利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歌词。

        这么悲伤的歌......

       【 望むならそうすりゃいいけどさ
           如果是这样希望也罢】
      【 でもそれってほんとにぼくなのかい
           但这样就是真实的自我吗】
     【 子供騙しな夢ひとつ
            像是骗小孩的天真梦想】

      帕洛斯的嗓音磁性又好听,流水一般顺畅的歌词此刻在佩利看来却是压抑得要命,通常这种时候他一定会在下面起个哄,如果是雷狮唱这么哀伤的歌他说不定他会在下面吹个口哨,因为他知道雷狮从来不是用哀伤表达自己情绪的人,但是面前的帕洛斯。

        他抬头,正好对上了对方的眼神。

      【  こんな僕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他一点都不了解不是么。

      【こんな僕が生きてるだけで
      仅是这样的我还活著这一件事】
    

       【 何万人のひとが悲しんで
     就会让几万的人感到悲伤】
   

      【 誰も僕を望まない
      不被任何人寄予期待】

      【 そんな世界だったらいいのにな
      如果是这样的世界就好了呐】

   ......为什么帕洛斯。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  こんな僕が消えちゃうだけで

     仅是这样的我消失了这一件事】

     【  何億人のひとが喜んで
       就能让几亿的人感到喜悦】

     【 誰も何も憎まないなら
      没有人会憎恶些什麼】

        【 そんなうれしいことはないな
        天底下不会有这样皆大欢喜的事】

      【 明日も僕は夢うつつ
     明天我依旧是半梦半醒】

     【  このまま僕は消えていいのに
      这样的我还是消失算了】

 

       ......

      后面的曲子,佩利再也没听进去,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雷狮,翘着二郎腿,像是在沉思一样看着正前方的帕洛斯。

       如果是别人的话,说不佩利会说他矫揉造作。

       而此刻佩利面前唱歌的,是帕洛斯,一个从一开始就让他移不开眼睛他却从来没有跟上他脚步的人。

      他配了解他吗?他这么问自己。

       他似乎隐约看到帕洛斯在一曲终了的时候眼角有闪烁的光,转过身来时,却只看到一片黑暗的眼眸。

     

评论(1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