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勋

顺懂/盾铁/瑞金/瑞嘉/莱修,黄景瑜是本命,写文也画画
823X165

【凹凸世界/帕佩帕】病房 (1)

 
        引:

        我向神撒了一个谎,我说这世间贪得无厌、路有死骨,怕是看尽红尘也不可沾染一点世俗,浮屠三生毕竟也只是一场梦里轮回,谁又说得清这世间到底还有多少罪恶没有在九九八十一难里化成灰烬。

        神派我下凡,成为他的一只眼睛,去看这世间的艰难险恶,前提是我要不与世人同流,因为他说我用最真诚最明了的语言向他讲述了这个世界。

        可是神不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是在撒谎——因为这个世界不是只有生命讴歌,不是只有苦竹绕宅,还有让眼睛也什么都看不到的光。

============================================

        佩利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10点31分,从他大学到这个郊外的医院用了足足两个半小时——他清清楚楚的记着自己七点半的时候被卡米尔从被窝里拽起来,被雷狮强行塞了一大口面包扔了一瓶牛奶就被拉上了雷狮的车,跑到这个用他的话来说鸟不拉屎的地方。

        市精神病院。
  
        是个听名字就很让人反胃的地方,至少佩利是这么想的。即便接受了雷狮和卡米尔长达一个月的心里指导和亲身事例实践他还是想把自己的上衣扯下来发一顿彪,虽然他现在就是把上衣挂在腰上的,他不喜欢好好穿衣服,一是因为热,二大概是因为他想显一下自己的肌肉——他自己不好意思开口说而已。

        佩利有病,是真的有病。

        严重的暴躁症——这是他的校医和市中心医院的大夫共同的结果。一个半月前他因为一点小事失手打了大一的女学妹艾比,都不应该说是失手——雷狮当时如果没有快点赶过去的话艾比现在可能已经入土了。全身多处重度骨折,脑震荡加上外伤十几处——这是佩利干的,也是第一次让他自己知道他并不是只是脾气不好而已。

        后来雷狮又帮他垫给了艾比好一笔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美其名曰狗咬人了主人赔,又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了暴躁症医疗证明塞给了艾比的父母,这才勉勉强强的把这件事稳定了下来,至于为什么雷狮给佩利垫钱,首先因为他是佩利大哥,其次他有钱。雷家三少爷这个在大学里提起来都响当当的人就是佩利大哥,说是大哥,其实是佩利自己认的,从小在贫民窟里长大靠着一身戾气成长起来的佩利,只管打架不管赔,能打得过他的雷狮自然是他追捧的对象,他对雷狮的态度也是够真够义气——只要不让他赔钱,雷狮指东他打东。

         言归正传——这次来到这里,当然是为了送佩利住院。他的病似乎已经到了只要发病就要杀人的地步,即便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发病但是雷狮还是没有办法让他理所当然的待在自己身边了,雷狮提前让卡米尔来定好了,雷狮拎着佩利的行李,顺着护士引导去了佩利的病房。

        佩利的病房在107号。

        正常来说,像佩利这样的病应该是单独隔间,为了防止他发病打人什么的。佩利从雷狮手中接过自己的包,从门口张望了一眼——屋子里的阳光很好,窗外不远就是医院内的湖,能看到湖边的柳树和小花小草。走进病房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病床靠墙,屋子里一共两张床,另一张靠在床边的床上,坐着一个人。佩利本来想着也许自己走错了,回过头去问护士,只见年轻的护士又对了一遍登记表,抬起头看着佩利摇了摇头示意他没走错。

        没走错吗?——佩利大踏两步走进去,将行李一把丢在了床上,本来想冲过去问个明白,那张床上正用手支着脸颊的人转过来看见了他,正好对上了他的视线。
   
        包括现在,在那之后很久以后的佩利也觉得幸亏当时自己没有一股脑冲回去让雷狮给自己换一个病房。

        世界上原来还会有那么漂亮却又深邃的眼睛吗?
   
         ——像墨点入清水,墨绿偏黑的眼球,暖橙色的漂亮瞳孔,精致又不失戾气的面容,转过来的时候似乎有话难以启齿,难得一见的一头白发被扎成数股又被一个墨绿色的发带稳稳的压在头上。白色半袖加上短裤,配上黑色打底裤勾勒的细腻腿型,佩利敢发誓那是自己见过的最妖气的男人。

        但是长得,太他妈的好看了。
  
        佩利有大概五秒钟的时间是愣在那儿的,却给对面病床上的人捡了个乐子,勾起了嘴角又眯上了眼睛弯成了彩虹的弧度,开口轻笑。

        “怎么,看傻了?”

        佩利没出声,眼前人的声音还在自己的耳朵里回荡,磁性又好听,让人掉入漩涡里的那种好听,和雷狮愿意耍酷的那种不同,面前人的声音有点调侃的意思,但是还温柔到了骨子里。
  
        “呃,不是.......”
 
        当然是啊,他在心里这么说着,当然不敢说出来,转过去视线后又尴尬的挠了挠头,“啊,以后我就在这个病房了.......我叫佩利!好歹要同屋住一阵子了,熟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他平日自以为是的自来熟在这个时候居然完全发挥不出效果,出于礼貌,他收起平时那幅见到熟人大大咧咧的样子,向这个刚认识的美男打招呼。

        对面的白发男人睁开了眼睛,将右手放到身侧,左腿抬起,又将左手搭在了左腿的膝盖上,向左偏头,嘴角带着笑意的看着佩利。

        “我叫......

        帕洛斯。”

        他眨了眨眼睛,像是在看一个不大的孩子。






紧赶慢赶赶出来了一篇.......下次什么时候更新我都不知道。

评论(13)

热度(150)